新闻分类

科室设置

专家介绍

副主任医师 岳滨
岳 滨,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毕业于辽宁省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曾于中山大学第六附属医院、江苏省中医院进修专研,从事肛肠临床外科专业10余年,10余年间主刀各类肛肠病手术3000余例学术兼职: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大肠肛门病专业委员会 委 员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肛肠病学专家 委 员擅长各类肛肠病的诊断与治疗,能够熟练掌握HAL、TST、RPH、LIFT等新技术,尤其对肛周疾病
主任医师 张春阳
张春阳 主任医师 医学硕士 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 从事消化内科临床工作16年,能够熟练操作电子大肠镜,掌握大肠息肉的高频电凝电切术、内镜黏膜切除术(EMR)等治疗技术,对大肠息肉、炎症性肠病、功能性胃肠病等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有较丰富的经验,对溃疡性结肠炎、肠易激综合征等疾病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有较深的研究。学术兼职:现任辽宁省中医药学会脾胃病专业委员会委员
副主任医师 宋宾
宋 宾 副主任医师 放射科副主任 从事放射诊断工作30多年,在综合医院13年工作经验,多次在中国医科大学、上海华海医院、广州中山六院进修学习。擅长胸部、消化道造影检查及诊断。对便秘及排便障碍影像诊断有自己的特长,并且在多年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副主任检验师 李克
李 克 副主任检验师 检验科主任 从事检验工作近30年。几十年的临床检验工作,在生化、血液、免疫学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独著论文5篇,被选为沈阳市检验分科学会委员。
主任医师 从景哲
从景哲 主任医师 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 医学硕士 现任沈阳市肛肠医院放射科副主任从事临床医学影像诊断及研究;主要是普通放射诊断、CT及MRI等医学影像诊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通过全面、精确的诊断明确腹部病变,尤其是肿瘤及其TNM分期,对CT诊断结肠病变研究颇深,明确诊断排便障碍的性质及原因以及肺部和头部病变。曾参与省级科研基金项目一项,沈阳市科研课题一项。已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学...
主治医师 何磊
何 磊 硕士学位 主治医师 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从事便秘、排便障碍、大便失禁、直肠前突、直肠粘膜脱垂、盆底痛等疾病的临床诊疗与研究。多年来致力于采用中医中药、针灸等中医治法联合药物治疗功能性便秘、功能性大便失禁等疾病。擅长运用中西医结合疗法,对疾病的诊断与治疗强调整体与个体化原则,积累丰富临床经验。曾被授予沈阳市职工技术创新成果二等奖。已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学习经历:2010年南京市中医院(全国...

联系我们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北街9号

电话:024-31138888
   (全天候24小时)

   024-31138848
   (工作日8:00-16:00)

乘车路线:217、232、326、4351;

     294、290、236、255、141

img

新闻详细

我院研究生的英国圣马克医院研修见闻

  • 分类:学术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7-07 11:2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位于英国伦敦的圣马克(St.Marks)医院是一所享誉全世界结直肠、肛门病专科医院,是每一个肛肠科医生神往的“金字塔尖”,它坐落于伦敦市西北部,始建于1835年,最初由Frederick Salmon在市政府资助下成立的一个专为穷人治疗肛瘘和肛门其他疾病的门诊,据说当年Frederick Salmon是找不到工作才萌生了开设门诊的念头,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小门诊建成后因其影响力不断增加,逐渐发展成为一家医院;至今这家规模不大的专科医院相继走出了像Parks(肛瘘Parks分型创立者)、Dukes(大肠癌Dukes分期创立者)、Goodsall(肛瘘所罗门定律创立者)等世界顶级大师。因此,一直以来,圣马克医院在我心中不仅是一个神圣之地,同时又让我充满好奇,究竟是什么使得这所不大的专科医院成为当今结直肠、肛门专业发展的先驱,是诞生大师的摇篮?得益于医院进修人员选拔机制,我与乔鲁冀医生在医院的全力资助下,参加了为期2周的第一期“中国结直肠外科医生圣马克医院学习班”,6月16日,怀揣者疑问与即将到达金子塔尖的兴奋我们登上了飞往伦敦希斯罗机场的飞机,一路上,脑海里浮现出各种圣马克医院的景象……   飞机整整飞行了12小时,绕了地球小半圈后降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拿着圣马克医院邀请函与海关工作人员简单交流后顺利入关。出了机场,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整齐修剪过的草坪充斥整个视野,颠覆了传说中伦敦“雾都”的别称,可见近年来英国环境治理取得的成就不菲。一台中型客车载着这次赴英学习的12人(上海5人,沈阳2人,杭州2人,温州2人,贵阳1人,)行驶2个小时到达我们的下榻地,位于圣马克医院旁边的Northwick Village(医院附近有一个公园叫Northwick,所以这一片居民区叫Northwick村),我们居住的是一个公寓楼,叫Kodak楼,据说是早年柯达公司捐资建的,给我们办入住手续是一个白人小伙子,忙了好一阵才把我们安排妥当,可能没接待过这么大的团队吧。我与乔鲁冀在一楼,房间挨着,有公共厨房,可惜厨房只有烤箱、微波炉、电炉,没有油烟机(据说英国的室内都安装烟雾报警器,敏感度相当高,因此不能在任何室内吸烟,否则全楼火警会响起,消防车直接开到,做中国菜油烟太大,在没有油烟机的厨房里很容易报警),来之前自己开火做饭的想法破灭。房间很小,但是很整洁,带卫生间,有暖气(可以自己开关的),简单收拾后,困意渐浓,此时中国已是深夜1点,但是英国当地是下午6点,为了倒时差,挺到当地10点睡吧!   第二天的早上,我们从宿舍步行3分钟,8点到达圣马克医院正门,医院的正门小的不能再小,医院就是一幢6层老楼,使用面积应该与我院相当,建于1997年。简单照相后,圣马克医院院方负责此次学习班的老师打来电话,她是个中国人,姓罗,英文名Jane,让我们进入圣马克医院正门,按照墙上的指示就可以找到教室。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入医院正门,果然墙上贴着中英文双语招贴,一则欢迎我们的的到来,二则有箭头指示教室方向,这一细节顿使我们觉得院方的重视与工作人员的贴心,进入正门我们穿过门诊接待处,上楼梯至5楼(其实是3楼,因为地下有两层,所以他们将3楼称为5楼),沿走廊直接到达教室,这一路上都有指示贴,罗老师已在教室等着我们了,简单寒暄后,她向我们介绍了课程安排,课程的紧张程度出乎我们的意料,此次学习主要是讲课与手术观摩,师资力量雄厚,几乎是“倾巢出动”,当然,这使我们很满意。8点30分,第一位讲课的老师走进教室,他是Robin Kennedy(罗宾•肯尼迪),圣马克医院腹腔镜的首席专家,同时他也是圣马克医院学院的院长,他的讲课内容是腹腔镜下结直肠的切除,也许他知道对于我们来说,英语授课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听课的效率,所以他讲得很慢,发音很充分,加上罗老师的简单翻译,我们基本都能听懂,2个多小时课程很快就过去了,他的讲课内主要涉及腹腔镜手术操作中解剖学的问题,很实用很细致,看得出做了大量的总结和归纳,外国人都不习惯把问题集中留到课程结束后,他喜欢随时提出问题,我们也就不客气,听不懂就会随时打断他问个究竟,一堂课下来,大家都觉得很累,有可能是因为需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和应付英语,还有时差的因素。 第一堂课结束后到了中午饭时间,罗老师说英国人中午饭很简单,简单吃完后都继续忙于自己的工作,虽然是夏天,但是基本没有午休,更别谈午睡这一习惯,还好,我们也没有这一习惯。到了医院的食堂,才知道什么是“简单的中午饭”,食堂里最显眼的是两排冷藏柜,里面全是各种三明治、汉堡包、热狗,寻觅后在角落有一个卖米饭的小摊,我们大部分人都买了米饭,配套的是鸡肉,米饭是硬硬的,鸡肉是甜甜的稍带咖喱味,口感真是极差,但是价格却不便宜哦,同行的贵阳老师从中国带去的几袋辣酱在今后的日子里拯救了我们!当然,我们也是敢于尝试的,有几天我们也以汉堡、三明治作为午餐,但是回想起来,此时此刻那种食物再也不想吃了!大家不禁要问,吃中餐啊,在英国吃中餐好奢侈的,我们吃不起,英国人一样吃不起的,真的很贵!   接下来的十余天内,圣马克医院其它的一些专家们陆续登场,他们都是世界级的大师,虽然每个人治疗的病人涵盖所有结直肠肛门的疾病,但是也各有侧重,如医院院长Philipis,他侧重于肛门良性病手术治疗,学院院长Kennedy侧重于腹腔镜结直肠癌与术后快速康复。课程内容涵盖结直肠肿瘤、炎性肠病、遗传性结直肠癌、快速康复、肛门失禁、生物反馈、内镜技术、病理、影像学等,现场观摩了混合痔、肛瘘、内镜治疗等手术,实时视频观摩了复杂性结肠癌、ESD、腹腔镜手术,参观了医院的病房,内镜室,生物反馈治疗室,放射线科,门诊,并参加了周五的全院大查房与常规查房。   在讲课过程中,每一位大师的讲解与国内会议中专家的讲课最大的区别就是重视基础,我们这些学员刚开始都抱怨讲的太简单,抱怨他们是不是小看我们中国的肛肠科医生的水平或是整个中国医疗水平的发展,可慢慢觉得,只有在圣马克才能听到大师讲解这些基础知识,听完觉得有一种“浅入深出”的感觉,作为临床医生有如此扎实的基础知识让我们钦佩,如下一届院长的热门人选Darks,不到50岁的一个白人女医生,从遗传学的角度开始分析遗传性结直肠癌的诊疗策略,我还以为她是搞基础的研究人员,但是她的的确确是圣马克医院鼎鼎大名的外科医生,真是敬佩她的博学。其次,这些大师们的讲授的很多结论、经验都有数据的支持与验证,这一点与中国的专家有很大的区别,即使是很常见的一个问题,他们都会用很多精力去收集数据作大量研究去验证,因此在提问的时候,我们的质疑他们都会用“某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曾做过研究,研究结果证明……”的方式来回复;而我们提出自己观点时,往往没有足够的数据与临床研究结果来让他们信服,看来我们确实要加强科研了,是有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才能把我们的经验、先进的诊疗技术与方案,甚至我们的理念带出国门;除了目前在院的医生给我们讲课外,医院还将一些已经退休的元老请回来给我们作报告,他们都是欧洲、甚至全世界知名的专家,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仍然一丝不苟,课讲的生动、详实。所有大师们的讲课都有意识地将语速放慢,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尊重,我们也领略了英国绅士风度!但是他们内心如何定位这些到访的中国结直肠外科医生,我们不得而知!   在病房参观中,我们体会到圣马克医院真的是很小,全院仅有45张床,额外可以加4张床,他们常驻医院的临床外科医生仅有9名(就是所谓的本家医生),但是个个都是国内结直肠外科学界的大牌,就是给我们讲课的这些专家,但是有很多轮转、学习的年轻医生,但如此小的医院,辅助科室与专科医生也较全面,而且实力不凡,病理科、影像科、生物反馈、肠内科、肠内科等等一应俱全,居然还有一个心理医生在这个医院就职;其次护理团队具有超群的能力,罗老师说在圣马克医院,护士可以直接接诊,很多病人到医院看的不是医生而是护士,这是我们很难想象的,在这个医院护士可以做肠镜检查,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内镜中心是全英国内镜培训中心,他们的护士也具备内镜检查的能力,迫于病人量的巨大,护士就被允许作肠镜了,这些都在内镜中心主管护师口中得到证实!病房的护士更是医院的特色,区区45张床却配置了60余名护士,她们被分为不同的小组,有清洁组、营养组、造口护理组等等,各施其职,配合默契,将病房、病人管理的井井有条,她们之间都称彼此为“sisiter(姐妹)”,病房主管护士介绍她们的护理团队时非常自豪,多次说道“我们的姐妹都是全能,都很出色”,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看到她们如何护理病人,没有时间深入了解她们的工作流程了!   参观手术室,圣马克医院的将手术室称为“Theater”却不叫“operation room”,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但是仔细一想,可不是么,每一个成功的手术对于外科医生来说不就是一场完美的表演么,手术室与剧场一样,是医生表演的地方。进入手术之前我们都简单填了一张表格,随后就更衣进术间,令人奇怪的是术间内除了术者,其他人包括麻醉师、护士都不带口罩,感叹他们对手术室层流系统的自信!第一台手术是一个混合痔的病人,术前准备相当的漫长,全麻后手术开始,手术方法也没有太多的惊喜,用电刀作混合痔外痔切除内痔结扎,其余内痔以胶圈套扎!第二台是肛裂,还是全麻,详细检查后确认是肛裂,随后以扩肛器从小至大纳入肛门扩肛后,完毕!又通过远程视频观看了肛瘘、直肠癌的手术,英国人手术器械与国内有较大区别,总的来说手术器械较丰富,腹腔镜手术做得比国内慢,但是让人觉得有安全感,术野暴露、游离很充分。   在圣马克医院学习期间,白天连续的课程与手术观摩使得大部分学员有些疲惫,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英语水平也有明显的提高,院方见我们确实辛苦就请我们放松了两次,一次是在医院附近的Harrow School(一所当地的贵族学校,学校历史较久,建筑古老,环境优美,电影哈利波特曾在此取景)校区内的意大利餐厅请我们与部分讲课老师包括两位院长用晚餐,用餐期间我们抓住机会操练英语口语,场面火热,因为是长桌,我可以与的旁边与对面的专家近距离的交流,一位是病理学专家,另一位就是他们的心理学专家,他们都没有来过中国,对中国缺乏了解,我使出十二分的气力,尽量让他们了解中国,了解中国医学的现状,了解沈阳市肛肠医院(我说我们医院有500张床的专科医院,他们很吃惊,我说我们也有腹腔镜、也有各种手术技术、常规作病理检查、有生物反馈、有功能检查、有心理辅助治疗时,他们就敬我酒,我很高兴),谈话后他们表示很想来中国看看。第二次是教学主管请我们去泰晤士河畔用英式下午茶,其实根本没有茶,每人是一杯鸡尾酒和一份甜点,贵的离谱,但是感觉很好,一直喝到晚上,回宿舍我与乔每人两袋方便面,呵呵!   转眼,2周的学习即将结束,院方为我们颁发了证书,最后我们向他们索要了讲课的PPT,光盘等资料,然后用100磅换取一些纪念品,但这不是购买,是捐资(圣马克医院是一所慈善性质的公立医院,我们的100磅会汇入医院的慈善账户)。回来一路上,我有两点深深的体会,:1,圣马克医院不是神话,近两个世纪来它之所以屹立不倒,大师辈出,就是因为它积少成多、从小做起、严谨科研、大胆实践,除此,扎实、继承、国家体制成就了他们!第2.英语太重要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光用眼睛看是远远不够的,要有追根究底的问题、要完全地表达、要有顺畅激昂地争辩,这都需要英语的思维能力,流利的口语,充分的专业词汇,语言过关了学术交流才能取其精华,融会贯通,博得对方的尊重!接下来,学英语、作研究,从基础开始,扎扎实实的累积没一点每一滴研究成果,期待着沈阳市肛肠医院能在累积、继承中崛起!在此感谢医院领导班子给予的这次学习机会,感谢全员职工的信任!   (作者:盆底中心 张勇)             

我院研究生的英国圣马克医院研修见闻

【概要描述】  位于英国伦敦的圣马克(St.Marks)医院是一所享誉全世界结直肠、肛门病专科医院,是每一个肛肠科医生神往的“金字塔尖”,它坐落于伦敦市西北部,始建于1835年,最初由Frederick Salmon在市政府资助下成立的一个专为穷人治疗肛瘘和肛门其他疾病的门诊,据说当年Frederick Salmon是找不到工作才萌生了开设门诊的念头,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小门诊建成后因其影响力不断增加,逐渐发展成为一家医院;至今这家规模不大的专科医院相继走出了像Parks(肛瘘Parks分型创立者)、Dukes(大肠癌Dukes分期创立者)、Goodsall(肛瘘所罗门定律创立者)等世界顶级大师。因此,一直以来,圣马克医院在我心中不仅是一个神圣之地,同时又让我充满好奇,究竟是什么使得这所不大的专科医院成为当今结直肠、肛门专业发展的先驱,是诞生大师的摇篮?得益于医院进修人员选拔机制,我与乔鲁冀医生在医院的全力资助下,参加了为期2周的第一期“中国结直肠外科医生圣马克医院学习班”,6月16日,怀揣者疑问与即将到达金子塔尖的兴奋我们登上了飞往伦敦希斯罗机场的飞机,一路上,脑海里浮现出各种圣马克医院的景象……

  飞机整整飞行了12小时,绕了地球小半圈后降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拿着圣马克医院邀请函与海关工作人员简单交流后顺利入关。出了机场,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整齐修剪过的草坪充斥整个视野,颠覆了传说中伦敦“雾都”的别称,可见近年来英国环境治理取得的成就不菲。一台中型客车载着这次赴英学习的12人(上海5人,沈阳2人,杭州2人,温州2人,贵阳1人,)行驶2个小时到达我们的下榻地,位于圣马克医院旁边的Northwick Village(医院附近有一个公园叫Northwick,所以这一片居民区叫Northwick村),我们居住的是一个公寓楼,叫Kodak楼,据说是早年柯达公司捐资建的,给我们办入住手续是一个白人小伙子,忙了好一阵才把我们安排妥当,可能没接待过这么大的团队吧。我与乔鲁冀在一楼,房间挨着,有公共厨房,可惜厨房只有烤箱、微波炉、电炉,没有油烟机(据说英国的室内都安装烟雾报警器,敏感度相当高,因此不能在任何室内吸烟,否则全楼火警会响起,消防车直接开到,做中国菜油烟太大,在没有油烟机的厨房里很容易报警),来之前自己开火做饭的想法破灭。房间很小,但是很整洁,带卫生间,有暖气(可以自己开关的),简单收拾后,困意渐浓,此时中国已是深夜1点,但是英国当地是下午6点,为了倒时差,挺到当地10点睡吧!

  第二天的早上,我们从宿舍步行3分钟,8点到达圣马克医院正门,医院的正门小的不能再小,医院就是一幢6层老楼,使用面积应该与我院相当,建于1997年。简单照相后,圣马克医院院方负责此次学习班的老师打来电话,她是个中国人,姓罗,英文名Jane,让我们进入圣马克医院正门,按照墙上的指示就可以找到教室。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入医院正门,果然墙上贴着中英文双语招贴,一则欢迎我们的的到来,二则有箭头指示教室方向,这一细节顿使我们觉得院方的重视与工作人员的贴心,进入正门我们穿过门诊接待处,上楼梯至5楼(其实是3楼,因为地下有两层,所以他们将3楼称为5楼),沿走廊直接到达教室,这一路上都有指示贴,罗老师已在教室等着我们了,简单寒暄后,她向我们介绍了课程安排,课程的紧张程度出乎我们的意料,此次学习主要是讲课与手术观摩,师资力量雄厚,几乎是“倾巢出动”,当然,这使我们很满意。8点30分,第一位讲课的老师走进教室,他是Robin Kennedy(罗宾•肯尼迪),圣马克医院腹腔镜的首席专家,同时他也是圣马克医院学院的院长,他的讲课内容是腹腔镜下结直肠的切除,也许他知道对于我们来说,英语授课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听课的效率,所以他讲得很慢,发音很充分,加上罗老师的简单翻译,我们基本都能听懂,2个多小时课程很快就过去了,他的讲课内主要涉及腹腔镜手术操作中解剖学的问题,很实用很细致,看得出做了大量的总结和归纳,外国人都不习惯把问题集中留到课程结束后,他喜欢随时提出问题,我们也就不客气,听不懂就会随时打断他问个究竟,一堂课下来,大家都觉得很累,有可能是因为需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和应付英语,还有时差的因素。 第一堂课结束后到了中午饭时间,罗老师说英国人中午饭很简单,简单吃完后都继续忙于自己的工作,虽然是夏天,但是基本没有午休,更别谈午睡这一习惯,还好,我们也没有这一习惯。到了医院的食堂,才知道什么是“简单的中午饭”,食堂里最显眼的是两排冷藏柜,里面全是各种三明治、汉堡包、热狗,寻觅后在角落有一个卖米饭的小摊,我们大部分人都买了米饭,配套的是鸡肉,米饭是硬硬的,鸡肉是甜甜的稍带咖喱味,口感真是极差,但是价格却不便宜哦,同行的贵阳老师从中国带去的几袋辣酱在今后的日子里拯救了我们!当然,我们也是敢于尝试的,有几天我们也以汉堡、三明治作为午餐,但是回想起来,此时此刻那种食物再也不想吃了!大家不禁要问,吃中餐啊,在英国吃中餐好奢侈的,我们吃不起,英国人一样吃不起的,真的很贵!

  接下来的十余天内,圣马克医院其它的一些专家们陆续登场,他们都是世界级的大师,虽然每个人治疗的病人涵盖所有结直肠肛门的疾病,但是也各有侧重,如医院院长Philipis,他侧重于肛门良性病手术治疗,学院院长Kennedy侧重于腹腔镜结直肠癌与术后快速康复。课程内容涵盖结直肠肿瘤、炎性肠病、遗传性结直肠癌、快速康复、肛门失禁、生物反馈、内镜技术、病理、影像学等,现场观摩了混合痔、肛瘘、内镜治疗等手术,实时视频观摩了复杂性结肠癌、ESD、腹腔镜手术,参观了医院的病房,内镜室,生物反馈治疗室,放射线科,门诊,并参加了周五的全院大查房与常规查房。

  在讲课过程中,每一位大师的讲解与国内会议中专家的讲课最大的区别就是重视基础,我们这些学员刚开始都抱怨讲的太简单,抱怨他们是不是小看我们中国的肛肠科医生的水平或是整个中国医疗水平的发展,可慢慢觉得,只有在圣马克才能听到大师讲解这些基础知识,听完觉得有一种“浅入深出”的感觉,作为临床医生有如此扎实的基础知识让我们钦佩,如下一届院长的热门人选Darks,不到50岁的一个白人女医生,从遗传学的角度开始分析遗传性结直肠癌的诊疗策略,我还以为她是搞基础的研究人员,但是她的的确确是圣马克医院鼎鼎大名的外科医生,真是敬佩她的博学。其次,这些大师们的讲授的很多结论、经验都有数据的支持与验证,这一点与中国的专家有很大的区别,即使是很常见的一个问题,他们都会用很多精力去收集数据作大量研究去验证,因此在提问的时候,我们的质疑他们都会用“某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曾做过研究,研究结果证明……”的方式来回复;而我们提出自己观点时,往往没有足够的数据与临床研究结果来让他们信服,看来我们确实要加强科研了,是有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才能把我们的经验、先进的诊疗技术与方案,甚至我们的理念带出国门;除了目前在院的医生给我们讲课外,医院还将一些已经退休的元老请回来给我们作报告,他们都是欧洲、甚至全世界知名的专家,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仍然一丝不苟,课讲的生动、详实。所有大师们的讲课都有意识地将语速放慢,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尊重,我们也领略了英国绅士风度!但是他们内心如何定位这些到访的中国结直肠外科医生,我们不得而知!

  在病房参观中,我们体会到圣马克医院真的是很小,全院仅有45张床,额外可以加4张床,他们常驻医院的临床外科医生仅有9名(就是所谓的本家医生),但是个个都是国内结直肠外科学界的大牌,就是给我们讲课的这些专家,但是有很多轮转、学习的年轻医生,但如此小的医院,辅助科室与专科医生也较全面,而且实力不凡,病理科、影像科、生物反馈、肠内科、肠内科等等一应俱全,居然还有一个心理医生在这个医院就职;其次护理团队具有超群的能力,罗老师说在圣马克医院,护士可以直接接诊,很多病人到医院看的不是医生而是护士,这是我们很难想象的,在这个医院护士可以做肠镜检查,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内镜中心是全英国内镜培训中心,他们的护士也具备内镜检查的能力,迫于病人量的巨大,护士就被允许作肠镜了,这些都在内镜中心主管护师口中得到证实!病房的护士更是医院的特色,区区45张床却配置了60余名护士,她们被分为不同的小组,有清洁组、营养组、造口护理组等等,各施其职,配合默契,将病房、病人管理的井井有条,她们之间都称彼此为“sisiter(姐妹)”,病房主管护士介绍她们的护理团队时非常自豪,多次说道“我们的姐妹都是全能,都很出色”,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看到她们如何护理病人,没有时间深入了解她们的工作流程了!

  参观手术室,圣马克医院的将手术室称为“Theater”却不叫“operation room”,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但是仔细一想,可不是么,每一个成功的手术对于外科医生来说不就是一场完美的表演么,手术室与剧场一样,是医生表演的地方。进入手术之前我们都简单填了一张表格,随后就更衣进术间,令人奇怪的是术间内除了术者,其他人包括麻醉师、护士都不带口罩,感叹他们对手术室层流系统的自信!第一台手术是一个混合痔的病人,术前准备相当的漫长,全麻后手术开始,手术方法也没有太多的惊喜,用电刀作混合痔外痔切除内痔结扎,其余内痔以胶圈套扎!第二台是肛裂,还是全麻,详细检查后确认是肛裂,随后以扩肛器从小至大纳入肛门扩肛后,完毕!又通过远程视频观看了肛瘘、直肠癌的手术,英国人手术器械与国内有较大区别,总的来说手术器械较丰富,腹腔镜手术做得比国内慢,但是让人觉得有安全感,术野暴露、游离很充分。

  在圣马克医院学习期间,白天连续的课程与手术观摩使得大部分学员有些疲惫,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英语水平也有明显的提高,院方见我们确实辛苦就请我们放松了两次,一次是在医院附近的Harrow School(一所当地的贵族学校,学校历史较久,建筑古老,环境优美,电影哈利波特曾在此取景)校区内的意大利餐厅请我们与部分讲课老师包括两位院长用晚餐,用餐期间我们抓住机会操练英语口语,场面火热,因为是长桌,我可以与的旁边与对面的专家近距离的交流,一位是病理学专家,另一位就是他们的心理学专家,他们都没有来过中国,对中国缺乏了解,我使出十二分的气力,尽量让他们了解中国,了解中国医学的现状,了解沈阳市肛肠医院(我说我们医院有500张床的专科医院,他们很吃惊,我说我们也有腹腔镜、也有各种手术技术、常规作病理检查、有生物反馈、有功能检查、有心理辅助治疗时,他们就敬我酒,我很高兴),谈话后他们表示很想来中国看看。第二次是教学主管请我们去泰晤士河畔用英式下午茶,其实根本没有茶,每人是一杯鸡尾酒和一份甜点,贵的离谱,但是感觉很好,一直喝到晚上,回宿舍我与乔每人两袋方便面,呵呵!

  转眼,2周的学习即将结束,院方为我们颁发了证书,最后我们向他们索要了讲课的PPT,光盘等资料,然后用100磅换取一些纪念品,但这不是购买,是捐资(圣马克医院是一所慈善性质的公立医院,我们的100磅会汇入医院的慈善账户)。回来一路上,我有两点深深的体会,:1,圣马克医院不是神话,近两个世纪来它之所以屹立不倒,大师辈出,就是因为它积少成多、从小做起、严谨科研、大胆实践,除此,扎实、继承、国家体制成就了他们!第2.英语太重要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光用眼睛看是远远不够的,要有追根究底的问题、要完全地表达、要有顺畅激昂地争辩,这都需要英语的思维能力,流利的口语,充分的专业词汇,语言过关了学术交流才能取其精华,融会贯通,博得对方的尊重!接下来,学英语、作研究,从基础开始,扎扎实实的累积没一点每一滴研究成果,期待着沈阳市肛肠医院能在累积、继承中崛起!在此感谢医院领导班子给予的这次学习机会,感谢全员职工的信任!

  (作者:盆底中心 张勇)

  



 

  



 

  


  • 分类:学术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7-07 11:26
  • 访问量:
详情

  位于英国伦敦的圣马克(St.Marks)医院是一所享誉全世界结直肠、肛门病专科医院,是每一个肛肠科医生神往的“金字塔尖”,它坐落于伦敦市西北部,始建于1835年,最初由Frederick Salmon在市政府资助下成立的一个专为穷人治疗肛瘘和肛门其他疾病的门诊,据说当年Frederick Salmon是找不到工作才萌生了开设门诊的念头,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小门诊建成后因其影响力不断增加,逐渐发展成为一家医院;至今这家规模不大的专科医院相继走出了像Parks(肛瘘Parks分型创立者)、Dukes(大肠癌Dukes分期创立者)、Goodsall(肛瘘所罗门定律创立者)等世界顶级大师。因此,一直以来,圣马克医院在我心中不仅是一个神圣之地,同时又让我充满好奇,究竟是什么使得这所不大的专科医院成为当今结直肠、肛门专业发展的先驱,是诞生大师的摇篮?得益于医院进修人员选拔机制,我与乔鲁冀医生在医院的全力资助下,参加了为期2周的第一期“中国结直肠外科医生圣马克医院学习班”,6月16日,怀揣者疑问与即将到达金子塔尖的兴奋我们登上了飞往伦敦希斯罗机场的飞机,一路上,脑海里浮现出各种圣马克医院的景象……

  飞机整整飞行了12小时,绕了地球小半圈后降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拿着圣马克医院邀请函与海关工作人员简单交流后顺利入关。出了机场,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整齐修剪过的草坪充斥整个视野,颠覆了传说中伦敦“雾都”的别称,可见近年来英国环境治理取得的成就不菲。一台中型客车载着这次赴英学习的12人(上海5人,沈阳2人,杭州2人,温州2人,贵阳1人,)行驶2个小时到达我们的下榻地,位于圣马克医院旁边的Northwick Village(医院附近有一个公园叫Northwick,所以这一片居民区叫Northwick村),我们居住的是一个公寓楼,叫Kodak楼,据说是早年柯达公司捐资建的,给我们办入住手续是一个白人小伙子,忙了好一阵才把我们安排妥当,可能没接待过这么大的团队吧。我与乔鲁冀在一楼,房间挨着,有公共厨房,可惜厨房只有烤箱、微波炉、电炉,没有油烟机(据说英国的室内都安装烟雾报警器,敏感度相当高,因此不能在任何室内吸烟,否则全楼火警会响起,消防车直接开到,做中国菜油烟太大,在没有油烟机的厨房里很容易报警),来之前自己开火做饭的想法破灭。房间很小,但是很整洁,带卫生间,有暖气(可以自己开关的),简单收拾后,困意渐浓,此时中国已是深夜1点,但是英国当地是下午6点,为了倒时差,挺到当地10点睡吧!

  第二天的早上,我们从宿舍步行3分钟,8点到达圣马克医院正门,医院的正门小的不能再小,医院就是一幢6层老楼,使用面积应该与我院相当,建于1997年。简单照相后,圣马克医院院方负责此次学习班的老师打来电话,她是个中国人,姓罗,英文名Jane,让我们进入圣马克医院正门,按照墙上的指示就可以找到教室。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入医院正门,果然墙上贴着中英文双语招贴,一则欢迎我们的的到来,二则有箭头指示教室方向,这一细节顿使我们觉得院方的重视与工作人员的贴心,进入正门我们穿过门诊接待处,上楼梯至5楼(其实是3楼,因为地下有两层,所以他们将3楼称为5楼),沿走廊直接到达教室,这一路上都有指示贴,罗老师已在教室等着我们了,简单寒暄后,她向我们介绍了课程安排,课程的紧张程度出乎我们的意料,此次学习主要是讲课与手术观摩,师资力量雄厚,几乎是“倾巢出动”,当然,这使我们很满意。8点30分,第一位讲课的老师走进教室,他是Robin Kennedy(罗宾•肯尼迪),圣马克医院腹腔镜的首席专家,同时他也是圣马克医院学院的院长,他的讲课内容是腹腔镜下结直肠的切除,也许他知道对于我们来说,英语授课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听课的效率,所以他讲得很慢,发音很充分,加上罗老师的简单翻译,我们基本都能听懂,2个多小时课程很快就过去了,他的讲课内主要涉及腹腔镜手术操作中解剖学的问题,很实用很细致,看得出做了大量的总结和归纳,外国人都不习惯把问题集中留到课程结束后,他喜欢随时提出问题,我们也就不客气,听不懂就会随时打断他问个究竟,一堂课下来,大家都觉得很累,有可能是因为需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和应付英语,还有时差的因素。 第一堂课结束后到了中午饭时间,罗老师说英国人中午饭很简单,简单吃完后都继续忙于自己的工作,虽然是夏天,但是基本没有午休,更别谈午睡这一习惯,还好,我们也没有这一习惯。到了医院的食堂,才知道什么是“简单的中午饭”,食堂里最显眼的是两排冷藏柜,里面全是各种三明治、汉堡包、热狗,寻觅后在角落有一个卖米饭的小摊,我们大部分人都买了米饭,配套的是鸡肉,米饭是硬硬的,鸡肉是甜甜的稍带咖喱味,口感真是极差,但是价格却不便宜哦,同行的贵阳老师从中国带去的几袋辣酱在今后的日子里拯救了我们!当然,我们也是敢于尝试的,有几天我们也以汉堡、三明治作为午餐,但是回想起来,此时此刻那种食物再也不想吃了!大家不禁要问,吃中餐啊,在英国吃中餐好奢侈的,我们吃不起,英国人一样吃不起的,真的很贵!

  接下来的十余天内,圣马克医院其它的一些专家们陆续登场,他们都是世界级的大师,虽然每个人治疗的病人涵盖所有结直肠肛门的疾病,但是也各有侧重,如医院院长Philipis,他侧重于肛门良性病手术治疗,学院院长Kennedy侧重于腹腔镜结直肠癌与术后快速康复。课程内容涵盖结直肠肿瘤、炎性肠病、遗传性结直肠癌、快速康复、肛门失禁、生物反馈、内镜技术、病理、影像学等,现场观摩了混合痔、肛瘘、内镜治疗等手术,实时视频观摩了复杂性结肠癌、ESD、腹腔镜手术,参观了医院的病房,内镜室,生物反馈治疗室,放射线科,门诊,并参加了周五的全院大查房与常规查房。

  在讲课过程中,每一位大师的讲解与国内会议中专家的讲课最大的区别就是重视基础,我们这些学员刚开始都抱怨讲的太简单,抱怨他们是不是小看我们中国的肛肠科医生的水平或是整个中国医疗水平的发展,可慢慢觉得,只有在圣马克才能听到大师讲解这些基础知识,听完觉得有一种“浅入深出”的感觉,作为临床医生有如此扎实的基础知识让我们钦佩,如下一届院长的热门人选Darks,不到50岁的一个白人女医生,从遗传学的角度开始分析遗传性结直肠癌的诊疗策略,我还以为她是搞基础的研究人员,但是她的的确确是圣马克医院鼎鼎大名的外科医生,真是敬佩她的博学。其次,这些大师们的讲授的很多结论、经验都有数据的支持与验证,这一点与中国的专家有很大的区别,即使是很常见的一个问题,他们都会用很多精力去收集数据作大量研究去验证,因此在提问的时候,我们的质疑他们都会用“某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曾做过研究,研究结果证明……”的方式来回复;而我们提出自己观点时,往往没有足够的数据与临床研究结果来让他们信服,看来我们确实要加强科研了,是有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才能把我们的经验、先进的诊疗技术与方案,甚至我们的理念带出国门;除了目前在院的医生给我们讲课外,医院还将一些已经退休的元老请回来给我们作报告,他们都是欧洲、甚至全世界知名的专家,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仍然一丝不苟,课讲的生动、详实。所有大师们的讲课都有意识地将语速放慢,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尊重,我们也领略了英国绅士风度!但是他们内心如何定位这些到访的中国结直肠外科医生,我们不得而知!

  在病房参观中,我们体会到圣马克医院真的是很小,全院仅有45张床,额外可以加4张床,他们常驻医院的临床外科医生仅有9名(就是所谓的本家医生),但是个个都是国内结直肠外科学界的大牌,就是给我们讲课的这些专家,但是有很多轮转、学习的年轻医生,但如此小的医院,辅助科室与专科医生也较全面,而且实力不凡,病理科、影像科、生物反馈、肠内科、肠内科等等一应俱全,居然还有一个心理医生在这个医院就职;其次护理团队具有超群的能力,罗老师说在圣马克医院,护士可以直接接诊,很多病人到医院看的不是医生而是护士,这是我们很难想象的,在这个医院护士可以做肠镜检查,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内镜中心是全英国内镜培训中心,他们的护士也具备内镜检查的能力,迫于病人量的巨大,护士就被允许作肠镜了,这些都在内镜中心主管护师口中得到证实!病房的护士更是医院的特色,区区45张床却配置了60余名护士,她们被分为不同的小组,有清洁组、营养组、造口护理组等等,各施其职,配合默契,将病房、病人管理的井井有条,她们之间都称彼此为“sisiter(姐妹)”,病房主管护士介绍她们的护理团队时非常自豪,多次说道“我们的姐妹都是全能,都很出色”,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机会看到她们如何护理病人,没有时间深入了解她们的工作流程了!

  参观手术室,圣马克医院的将手术室称为“Theater”却不叫“operation room”,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但是仔细一想,可不是么,每一个成功的手术对于外科医生来说不就是一场完美的表演么,手术室与剧场一样,是医生表演的地方。进入手术之前我们都简单填了一张表格,随后就更衣进术间,令人奇怪的是术间内除了术者,其他人包括麻醉师、护士都不带口罩,感叹他们对手术室层流系统的自信!第一台手术是一个混合痔的病人,术前准备相当的漫长,全麻后手术开始,手术方法也没有太多的惊喜,用电刀作混合痔外痔切除内痔结扎,其余内痔以胶圈套扎!第二台是肛裂,还是全麻,详细检查后确认是肛裂,随后以扩肛器从小至大纳入肛门扩肛后,完毕!又通过远程视频观看了肛瘘、直肠癌的手术,英国人手术器械与国内有较大区别,总的来说手术器械较丰富,腹腔镜手术做得比国内慢,但是让人觉得有安全感,术野暴露、游离很充分。

  在圣马克医院学习期间,白天连续的课程与手术观摩使得大部分学员有些疲惫,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英语水平也有明显的提高,院方见我们确实辛苦就请我们放松了两次,一次是在医院附近的Harrow School(一所当地的贵族学校,学校历史较久,建筑古老,环境优美,电影哈利波特曾在此取景)校区内的意大利餐厅请我们与部分讲课老师包括两位院长用晚餐,用餐期间我们抓住机会操练英语口语,场面火热,因为是长桌,我可以与的旁边与对面的专家近距离的交流,一位是病理学专家,另一位就是他们的心理学专家,他们都没有来过中国,对中国缺乏了解,我使出十二分的气力,尽量让他们了解中国,了解中国医学的现状,了解沈阳市肛肠医院(我说我们医院有500张床的专科医院,他们很吃惊,我说我们也有腹腔镜、也有各种手术技术、常规作病理检查、有生物反馈、有功能检查、有心理辅助治疗时,他们就敬我酒,我很高兴),谈话后他们表示很想来中国看看。第二次是教学主管请我们去泰晤士河畔用英式下午茶,其实根本没有茶,每人是一杯鸡尾酒和一份甜点,贵的离谱,但是感觉很好,一直喝到晚上,回宿舍我与乔每人两袋方便面,呵呵!

  转眼,2周的学习即将结束,院方为我们颁发了证书,最后我们向他们索要了讲课的PPT,光盘等资料,然后用100磅换取一些纪念品,但这不是购买,是捐资(圣马克医院是一所慈善性质的公立医院,我们的100磅会汇入医院的慈善账户)。回来一路上,我有两点深深的体会,:1,圣马克医院不是神话,近两个世纪来它之所以屹立不倒,大师辈出,就是因为它积少成多、从小做起、严谨科研、大胆实践,除此,扎实、继承、国家体制成就了他们!第2.英语太重要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光用眼睛看是远远不够的,要有追根究底的问题、要完全地表达、要有顺畅激昂地争辩,这都需要英语的思维能力,流利的口语,充分的专业词汇,语言过关了学术交流才能取其精华,融会贯通,博得对方的尊重!接下来,学英语、作研究,从基础开始,扎扎实实的累积没一点每一滴研究成果,期待着沈阳市肛肠医院能在累积、继承中崛起!在此感谢医院领导班子给予的这次学习机会,感谢全员职工的信任!

  (作者:盆底中心 张勇)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版权所有:沈阳市肛肠医院  沈阳市胃肠肛门病医院  沈阳市中西医结合肛肠医院   医院主要职能:胃肠肛门病的诊治  
营商部门负责人和办公地点:院办  电话:024-31138866    
医院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北街9号   电话:024-31138848(工作日8:00-16:00),024-31138888(24小时)
院务公开投诉电话:024-31138888 024-31138856(24小时)
http://www.sygcyy.cn       辽ICP备1401432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