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分类

科室设置

专家介绍

副主任医师 岳滨
岳 滨,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毕业于辽宁省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曾于中山大学第六附属医院、江苏省中医院进修专研,从事肛肠临床外科专业10余年,10余年间主刀各类肛肠病手术3000余例学术兼职: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大肠肛门病专业委员会 委 员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肛肠病学专家 委 员擅长各类肛肠病的诊断与治疗,能够熟练掌握HAL、TST、RPH、LIFT等新技术,尤其对肛周疾病
主任医师 张春阳
张春阳 主任医师 医学硕士 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 从事消化内科临床工作16年,能够熟练操作电子大肠镜,掌握大肠息肉的高频电凝电切术、内镜黏膜切除术(EMR)等治疗技术,对大肠息肉、炎症性肠病、功能性胃肠病等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有较丰富的经验,对溃疡性结肠炎、肠易激综合征等疾病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有较深的研究。学术兼职:现任辽宁省中医药学会脾胃病专业委员会委员
副主任医师 宋宾
宋 宾 副主任医师 放射科副主任 从事放射诊断工作30多年,在综合医院13年工作经验,多次在中国医科大学、上海华海医院、广州中山六院进修学习。擅长胸部、消化道造影检查及诊断。对便秘及排便障碍影像诊断有自己的特长,并且在多年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副主任检验师 李克
李 克 副主任检验师 检验科主任 从事检验工作近30年。几十年的临床检验工作,在生化、血液、免疫学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独著论文5篇,被选为沈阳市检验分科学会委员。
主任医师 从景哲
从景哲 主任医师 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 医学硕士 现任沈阳市肛肠医院放射科副主任从事临床医学影像诊断及研究;主要是普通放射诊断、CT及MRI等医学影像诊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通过全面、精确的诊断明确腹部病变,尤其是肿瘤及其TNM分期,对CT诊断结肠病变研究颇深,明确诊断排便障碍的性质及原因以及肺部和头部病变。曾参与省级科研基金项目一项,沈阳市科研课题一项。已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学...
主治医师 何磊
何 磊 硕士学位 主治医师 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从事便秘、排便障碍、大便失禁、直肠前突、直肠粘膜脱垂、盆底痛等疾病的临床诊疗与研究。多年来致力于采用中医中药、针灸等中医治法联合药物治疗功能性便秘、功能性大便失禁等疾病。擅长运用中西医结合疗法,对疾病的诊断与治疗强调整体与个体化原则,积累丰富临床经验。曾被授予沈阳市职工技术创新成果二等奖。已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学习经历:2010年南京市中医院(全国...

联系我们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北街9号

电话:024-31138888
   (全天候24小时)

   024-31138848
   (工作日8:00-16:00)

乘车路线:217、232、326、4351;

     294、290、236、255、141

img

新闻详细

伦敦“朝圣”记

  • 分类:学术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7-08 11:24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圣马克医院,肛肠界的“麦加”圣地,在我脑海中曾经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地方。甚至许过愿,作为一名肛肠外科医生,这辈子能去一次圣马克医院也算值了。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早在今年3月份院长就告诉我让我做好准备,有可能去国外学习,后来知道是传说中的圣马克医院,一直不敢相信梦想这么快就要实现了。可是出国不是那么容易的,找了个中介公司,提供各种材料,跑了无数趟,直到圣马克的课程安排已经妥当,签证才下来,这已经过去了2个月,距离出行时间还有不到1个月。当时真的很着急,因为机会难得,一旦因为签证问题去不了,那就不一定什么时候有机会了。想想真是后怕。好事多磨,最后出行时间终于敲定,因为我们一行共12个人,上海占5个,其余是温州,杭州和贵阳的,所以我们从上海集合出发直飞伦敦。6月15日,我和张勇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踏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2个多小时很快就到了。虽然才是6月中旬,但上海已是梅雨季节,很潮湿,我们在酒店住了一夜,因为马上就要国际飞行了,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很兴奋,一夜也没怎么睡。一大早我们就吃完饭赶往集合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这时发现还有比我们到的早的,8点钟一行12个人准时集结完毕,这里面有老朋友,也有新认识的朋友,心想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我们就要朝夕相处了,最后都会成为好朋友。经过安检,11点半我们终于踏上了直飞英国希斯罗国际机场的英航波音777客机,第一次坐大飞机,充满了好奇。飞机上可以看电影,打游戏。后来才发现这些都很必要,因为要足足飞行12个小时,我在飞机上看了4个电影,中间不间断地眯一小觉,只见张勇一直在睡,我却睡不着。长途飞行真是很累呀,是一种好奇心还在支撑着我。终于降落了,因为英国和伦敦有7小时时差,所以我们到达英国是当地时间下午4点半。相当于国内半夜11点半,这时大家已经很疲惫了,下飞机取行李,经过简单的询问,终于出关了,这时才感到一丝凉意,因为现在虽然是英国的夏季,但气温也只有10几度,好像感觉由盛夏突然到了深秋,幸亏有准备,赶忙换上外套。医院安排很周到,怕我们找不到,特地安排了1台奔驰面包车接我们,让我们很感动。路上稍稍打起精神,看看外面的风光,和国内很是不同,伦敦是国际大都市,但不像国内到处高楼林立,它们这都是不超过3层的house, 能感觉到生活节奏很慢,很惬意。后来终于打不起精神睡着了。经过2个多小时才到我们的宿舍,不再赘述。宿舍环境很好,每人一间房,厨房,洗衣间公用。是专门为来医院学习,进修的人员准备的。办完一切手续,这时已是当地时间9点多钟,奇怪这时天才慢慢黑了下来。顾不得别的了,倒头便睡,这时已是国内凌晨了,一种刚上完夜班的感觉。   都是时差在作祟,睡到当地时间的凌晨时分,怎么也睡不着了,因为在国内下夜班再睡也睡不过中午,起来吧,外面黑漆漆的,收拾行李等天亮。天刚蒙蒙亮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欣赏异国早晨的风景。空气很清新,到处是草地,甚至还有松鼠跑来跑去,伦敦的早晨很凉,可能连10度都不到。别的同伴和我一样,也是睡不着,上海来的徐医生甚至还带了件羽绒棉袄,这时也派上了用场。到伦敦的第一顿早餐是曹主任煮的稀饭,大米也是从国内带来的,吃的是贵阳曹医生带的老干妈咸菜,真是有经验,感觉吃的很饱,因为飞机上吃的都是西餐,不太习惯,还是中餐和胃口。   医院安排8点半开学典礼,我们大家约好不到8点就着正装在圣马克医院门口集合了,大家很兴奋,基本上除了曹主任都是第一次来到圣马克,中国人嘛,“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当然是在医院门前先来张标准照了。   在来圣马克医院之前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功课,圣马克医院始建于1835年,当时Bartholomew 医院的Frederick Salmon建立了一所专门为穷人治疗肛瘘和肛门部其他疾病的一个门诊,以后随着影响力逐渐增加,成立了一个医院,由于是一个慈善性质的医院,因此当局曾经准备将圣马克医院与另外一个肛肠医院合并,圣马克医院为了不与之合并就成立了教育学院开展继续教育工作,从1942年教育学院成立以来就一直接受进修、继续教育和专科医生培训工作。诸多肛肠科的经典手术比如M-M痔疮切除手术,parks分型,所罗门肛瘘定律等都是这个医院诸多医生所发明和发展而来的,是一家和美国克里夫兰肛肠诊所齐名的教学医院。   提前10分钟上医院三楼找圣马克医院Academic Institute的罗老师,在楼道里就看到满墙的照片,其中就有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包括Morgan、Parks、Goodshall等。肃然起敬,禁不住拍照留念。罗老师是中国天津人,老公是瑞士人,在圣马克工作已经5年了,人很好,很热情,全权负责本次学习班的一切安排。一个简单地开学仪式,每人一套资料,有每天具体的课程安排。因为圣马克医院是世界上最老牌的涵盖肛肠消化内外科的教学医院,接受来自世界各国的医生前来学习进修,所以课程安排很合理也很灵活。给我们讲课的都是世界知名的结直肠外科专家,幻灯很生动,怕我们听不懂都会放慢速度,有时会画出来或者用身体语言表达出来。幸亏有罗老师在,基本能听懂,要不真不知如何交流了。给我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Robin Philips 、Robin Kennedy和Sue Clark。Robin Philips从Nicolas退休后成为了医院的院长,是医院的元老,而且是在国际上影响最大的肛肠外科医生之一。主要研究方向是肛瘘的治疗。是一个开朗、外向、思想略带点守旧的英国学者,而且生活很有情趣,听说对各种红酒很有研究。Robin Kennedy是Academic Institute的主任,是国际上很有名的腹腔镜外科专家,很有绅士风度,具有很强的人格魅力。Sue Clark则是圣马克医院的最杰出的女外科医生之一,说话铿锵有力,听说是下一任院长的有力竞争者。讲课的各位老师都很重视这次讲座,精心准备,即使因为工作忙把自己课程错过了,也会挤时间把自己的课讲完还要讲好,办事很认真,可能这也是英国人的特点,绝不糊弄,值得我们学习。每天课程安排满满的,还有各个单位的参观,每到一处大家都很热情,英国人的笑容,谦逊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英国人很注意保护患者的隐私,所以我们是接触不到患者的,除非是手术室,患者麻醉后,我们可以去参观。手术室的设备不比国内先进许多,只不过井井有条,初一看不像手术室,倒像是旅馆一样。也不会像国内管的那么严,每个人认识与不认识的都会和你打招呼。终于理解出国留学后的人为什么不想回国,因为在国外确实生活得没有压力。因为没有人关心你结没结婚,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大家都是平等的。课程安排满满的,几乎是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4点结束,各科室的老师轮番来讲课,常常是上一个没讲完,下一个就已经来了。对于有些主任级的,真是坐不住。中午一般1小时左右的午餐时间。说是午餐其实很简单,就是1个汉堡加1杯可乐。英国的东西可真是贵,就这么简单的午餐就需要大概5磅左右,合人民币大约50元。幸亏呆的时间短,不然可真吃不起。而且味道让人难以接受,沙拉,黄油,说甜不甜,说咸不咸,闻着都不想吃。最后发现一种类似中国烤饼的东西还算有点咸味,这下终于逮着了,几乎天天中午吃这东西。还有牛奶倒是挺便宜,但那味道接受不了,我们还自嘲的说平时在国内总吃含各种添加剂的东西,突然不吃了还真适应不了。作为东道主,医院还安排我们去Harrow小镇的老伊顿餐厅吃了顿地道的英国三道式晚餐。Harrow小镇上有个Harrow中学,是全英国顶级的中学,据说前首相丘吉尔也是这所中学毕业的。Philips院长和各主要讲课老师悉数到场,怕语言沟通有问题还特意中间穿插坐着医院会讲中文的老师,想的真是周到。院长亲自为每位学员倒酒,这在国内很难想象,给每一位学员敬酒,晚餐很热闹,就是时间长,一道菜吃完了,半个小时下一道也上不来,很不适应,心想这样的餐厅在国内的话早就关门大吉了。   到了周末,大家休息不用上课,当然不会错过难得的出国机会,大本钟,国会大厦,伦敦眼,泰晤士河,牛津,剑桥,温莎城堡等英国著名景点都去看了一下,感叹几百年的建筑依然很实用,有些甚至开着饭店,酒吧。一年一度的英国夏季商品打折季也当然是不能错过的,大家都买得盆满钵满。在国外吃顿中餐真的算是奢侈了,平均1个菜大约10磅,约合100元人民币,吃不起。所以大家抽出时间还搞了个周末聚餐,自己买菜做饭丰衣足食,别有一番情趣。   来时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但转眼两周的学习就要结束了,虽然只有短暂的两周时间,但我们学员之间,全体学员与圣马克医院的各位老师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把从国内带来的小小纪念品给各位老师,老师都很高兴,并表示如果时间安排得开都愿意到中国来讲学。最后老师还请我们到泰晤士河边的OXO餐厅喝有名的英式下午茶。   就要回国了,又来到了繁忙的希斯罗国际机场,静下心来回想两周来的见闻,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具体说学到了什么吧,还真说不出来,新的手术吧好像以前都见过!新的理论吧好像也没有很明显的创新!新的知识吧可能都知道一点!英文也好像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那学到了什么呢?应该是英国人做事的认真,对工作的执着,也许正是这种执着,认真是我们需要好好学习的,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吗,真的很期待再一次到圣马克医院学习。(作者:肛门病二病房医生 乔鲁冀)             

伦敦“朝圣”记

【概要描述】  圣马克医院,肛肠界的“麦加”圣地,在我脑海中曾经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地方。甚至许过愿,作为一名肛肠外科医生,这辈子能去一次圣马克医院也算值了。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早在今年3月份院长就告诉我让我做好准备,有可能去国外学习,后来知道是传说中的圣马克医院,一直不敢相信梦想这么快就要实现了。可是出国不是那么容易的,找了个中介公司,提供各种材料,跑了无数趟,直到圣马克的课程安排已经妥当,签证才下来,这已经过去了2个月,距离出行时间还有不到1个月。当时真的很着急,因为机会难得,一旦因为签证问题去不了,那就不一定什么时候有机会了。想想真是后怕。好事多磨,最后出行时间终于敲定,因为我们一行共12个人,上海占5个,其余是温州,杭州和贵阳的,所以我们从上海集合出发直飞伦敦。6月15日,我和张勇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踏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2个多小时很快就到了。虽然才是6月中旬,但上海已是梅雨季节,很潮湿,我们在酒店住了一夜,因为马上就要国际飞行了,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很兴奋,一夜也没怎么睡。一大早我们就吃完饭赶往集合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这时发现还有比我们到的早的,8点钟一行12个人准时集结完毕,这里面有老朋友,也有新认识的朋友,心想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我们就要朝夕相处了,最后都会成为好朋友。经过安检,11点半我们终于踏上了直飞英国希斯罗国际机场的英航波音777客机,第一次坐大飞机,充满了好奇。飞机上可以看电影,打游戏。后来才发现这些都很必要,因为要足足飞行12个小时,我在飞机上看了4个电影,中间不间断地眯一小觉,只见张勇一直在睡,我却睡不着。长途飞行真是很累呀,是一种好奇心还在支撑着我。终于降落了,因为英国和伦敦有7小时时差,所以我们到达英国是当地时间下午4点半。相当于国内半夜11点半,这时大家已经很疲惫了,下飞机取行李,经过简单的询问,终于出关了,这时才感到一丝凉意,因为现在虽然是英国的夏季,但气温也只有10几度,好像感觉由盛夏突然到了深秋,幸亏有准备,赶忙换上外套。医院安排很周到,怕我们找不到,特地安排了1台奔驰面包车接我们,让我们很感动。路上稍稍打起精神,看看外面的风光,和国内很是不同,伦敦是国际大都市,但不像国内到处高楼林立,它们这都是不超过3层的house, 能感觉到生活节奏很慢,很惬意。后来终于打不起精神睡着了。经过2个多小时才到我们的宿舍,不再赘述。宿舍环境很好,每人一间房,厨房,洗衣间公用。是专门为来医院学习,进修的人员准备的。办完一切手续,这时已是当地时间9点多钟,奇怪这时天才慢慢黑了下来。顾不得别的了,倒头便睡,这时已是国内凌晨了,一种刚上完夜班的感觉。

  都是时差在作祟,睡到当地时间的凌晨时分,怎么也睡不着了,因为在国内下夜班再睡也睡不过中午,起来吧,外面黑漆漆的,收拾行李等天亮。天刚蒙蒙亮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欣赏异国早晨的风景。空气很清新,到处是草地,甚至还有松鼠跑来跑去,伦敦的早晨很凉,可能连10度都不到。别的同伴和我一样,也是睡不着,上海来的徐医生甚至还带了件羽绒棉袄,这时也派上了用场。到伦敦的第一顿早餐是曹主任煮的稀饭,大米也是从国内带来的,吃的是贵阳曹医生带的老干妈咸菜,真是有经验,感觉吃的很饱,因为飞机上吃的都是西餐,不太习惯,还是中餐和胃口。

  医院安排8点半开学典礼,我们大家约好不到8点就着正装在圣马克医院门口集合了,大家很兴奋,基本上除了曹主任都是第一次来到圣马克,中国人嘛,“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当然是在医院门前先来张标准照了。

  在来圣马克医院之前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功课,圣马克医院始建于1835年,当时Bartholomew 医院的Frederick Salmon建立了一所专门为穷人治疗肛瘘和肛门部其他疾病的一个门诊,以后随着影响力逐渐增加,成立了一个医院,由于是一个慈善性质的医院,因此当局曾经准备将圣马克医院与另外一个肛肠医院合并,圣马克医院为了不与之合并就成立了教育学院开展继续教育工作,从1942年教育学院成立以来就一直接受进修、继续教育和专科医生培训工作。诸多肛肠科的经典手术比如M-M痔疮切除手术,parks分型,所罗门肛瘘定律等都是这个医院诸多医生所发明和发展而来的,是一家和美国克里夫兰肛肠诊所齐名的教学医院。

  提前10分钟上医院三楼找圣马克医院Academic Institute的罗老师,在楼道里就看到满墙的照片,其中就有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包括Morgan、Parks、Goodshall等。肃然起敬,禁不住拍照留念。罗老师是中国天津人,老公是瑞士人,在圣马克工作已经5年了,人很好,很热情,全权负责本次学习班的一切安排。一个简单地开学仪式,每人一套资料,有每天具体的课程安排。因为圣马克医院是世界上最老牌的涵盖肛肠消化内外科的教学医院,接受来自世界各国的医生前来学习进修,所以课程安排很合理也很灵活。给我们讲课的都是世界知名的结直肠外科专家,幻灯很生动,怕我们听不懂都会放慢速度,有时会画出来或者用身体语言表达出来。幸亏有罗老师在,基本能听懂,要不真不知如何交流了。给我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Robin Philips 、Robin Kennedy和Sue Clark。Robin Philips从Nicolas退休后成为了医院的院长,是医院的元老,而且是在国际上影响最大的肛肠外科医生之一。主要研究方向是肛瘘的治疗。是一个开朗、外向、思想略带点守旧的英国学者,而且生活很有情趣,听说对各种红酒很有研究。Robin Kennedy是Academic Institute的主任,是国际上很有名的腹腔镜外科专家,很有绅士风度,具有很强的人格魅力。Sue Clark则是圣马克医院的最杰出的女外科医生之一,说话铿锵有力,听说是下一任院长的有力竞争者。讲课的各位老师都很重视这次讲座,精心准备,即使因为工作忙把自己课程错过了,也会挤时间把自己的课讲完还要讲好,办事很认真,可能这也是英国人的特点,绝不糊弄,值得我们学习。每天课程安排满满的,还有各个单位的参观,每到一处大家都很热情,英国人的笑容,谦逊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英国人很注意保护患者的隐私,所以我们是接触不到患者的,除非是手术室,患者麻醉后,我们可以去参观。手术室的设备不比国内先进许多,只不过井井有条,初一看不像手术室,倒像是旅馆一样。也不会像国内管的那么严,每个人认识与不认识的都会和你打招呼。终于理解出国留学后的人为什么不想回国,因为在国外确实生活得没有压力。因为没有人关心你结没结婚,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大家都是平等的。课程安排满满的,几乎是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4点结束,各科室的老师轮番来讲课,常常是上一个没讲完,下一个就已经来了。对于有些主任级的,真是坐不住。中午一般1小时左右的午餐时间。说是午餐其实很简单,就是1个汉堡加1杯可乐。英国的东西可真是贵,就这么简单的午餐就需要大概5磅左右,合人民币大约50元。幸亏呆的时间短,不然可真吃不起。而且味道让人难以接受,沙拉,黄油,说甜不甜,说咸不咸,闻着都不想吃。最后发现一种类似中国烤饼的东西还算有点咸味,这下终于逮着了,几乎天天中午吃这东西。还有牛奶倒是挺便宜,但那味道接受不了,我们还自嘲的说平时在国内总吃含各种添加剂的东西,突然不吃了还真适应不了。作为东道主,医院还安排我们去Harrow小镇的老伊顿餐厅吃了顿地道的英国三道式晚餐。Harrow小镇上有个Harrow中学,是全英国顶级的中学,据说前首相丘吉尔也是这所中学毕业的。Philips院长和各主要讲课老师悉数到场,怕语言沟通有问题还特意中间穿插坐着医院会讲中文的老师,想的真是周到。院长亲自为每位学员倒酒,这在国内很难想象,给每一位学员敬酒,晚餐很热闹,就是时间长,一道菜吃完了,半个小时下一道也上不来,很不适应,心想这样的餐厅在国内的话早就关门大吉了。

  到了周末,大家休息不用上课,当然不会错过难得的出国机会,大本钟,国会大厦,伦敦眼,泰晤士河,牛津,剑桥,温莎城堡等英国著名景点都去看了一下,感叹几百年的建筑依然很实用,有些甚至开着饭店,酒吧。一年一度的英国夏季商品打折季也当然是不能错过的,大家都买得盆满钵满。在国外吃顿中餐真的算是奢侈了,平均1个菜大约10磅,约合100元人民币,吃不起。所以大家抽出时间还搞了个周末聚餐,自己买菜做饭丰衣足食,别有一番情趣。

  来时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但转眼两周的学习就要结束了,虽然只有短暂的两周时间,但我们学员之间,全体学员与圣马克医院的各位老师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把从国内带来的小小纪念品给各位老师,老师都很高兴,并表示如果时间安排得开都愿意到中国来讲学。最后老师还请我们到泰晤士河边的OXO餐厅喝有名的英式下午茶。

  就要回国了,又来到了繁忙的希斯罗国际机场,静下心来回想两周来的见闻,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具体说学到了什么吧,还真说不出来,新的手术吧好像以前都见过!新的理论吧好像也没有很明显的创新!新的知识吧可能都知道一点!英文也好像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那学到了什么呢?应该是英国人做事的认真,对工作的执着,也许正是这种执着,认真是我们需要好好学习的,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吗,真的很期待再一次到圣马克医院学习。(作者:肛门病二病房医生 乔鲁冀)

  



 

  



 

  


  • 分类:学术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3-07-08 11:24
  • 访问量:
详情

  圣马克医院,肛肠界的“麦加”圣地,在我脑海中曾经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地方。甚至许过愿,作为一名肛肠外科医生,这辈子能去一次圣马克医院也算值了。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早在今年3月份院长就告诉我让我做好准备,有可能去国外学习,后来知道是传说中的圣马克医院,一直不敢相信梦想这么快就要实现了。可是出国不是那么容易的,找了个中介公司,提供各种材料,跑了无数趟,直到圣马克的课程安排已经妥当,签证才下来,这已经过去了2个月,距离出行时间还有不到1个月。当时真的很着急,因为机会难得,一旦因为签证问题去不了,那就不一定什么时候有机会了。想想真是后怕。好事多磨,最后出行时间终于敲定,因为我们一行共12个人,上海占5个,其余是温州,杭州和贵阳的,所以我们从上海集合出发直飞伦敦。6月15日,我和张勇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踏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2个多小时很快就到了。虽然才是6月中旬,但上海已是梅雨季节,很潮湿,我们在酒店住了一夜,因为马上就要国际飞行了,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很兴奋,一夜也没怎么睡。一大早我们就吃完饭赶往集合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这时发现还有比我们到的早的,8点钟一行12个人准时集结完毕,这里面有老朋友,也有新认识的朋友,心想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我们就要朝夕相处了,最后都会成为好朋友。经过安检,11点半我们终于踏上了直飞英国希斯罗国际机场的英航波音777客机,第一次坐大飞机,充满了好奇。飞机上可以看电影,打游戏。后来才发现这些都很必要,因为要足足飞行12个小时,我在飞机上看了4个电影,中间不间断地眯一小觉,只见张勇一直在睡,我却睡不着。长途飞行真是很累呀,是一种好奇心还在支撑着我。终于降落了,因为英国和伦敦有7小时时差,所以我们到达英国是当地时间下午4点半。相当于国内半夜11点半,这时大家已经很疲惫了,下飞机取行李,经过简单的询问,终于出关了,这时才感到一丝凉意,因为现在虽然是英国的夏季,但气温也只有10几度,好像感觉由盛夏突然到了深秋,幸亏有准备,赶忙换上外套。医院安排很周到,怕我们找不到,特地安排了1台奔驰面包车接我们,让我们很感动。路上稍稍打起精神,看看外面的风光,和国内很是不同,伦敦是国际大都市,但不像国内到处高楼林立,它们这都是不超过3层的house, 能感觉到生活节奏很慢,很惬意。后来终于打不起精神睡着了。经过2个多小时才到我们的宿舍,不再赘述。宿舍环境很好,每人一间房,厨房,洗衣间公用。是专门为来医院学习,进修的人员准备的。办完一切手续,这时已是当地时间9点多钟,奇怪这时天才慢慢黑了下来。顾不得别的了,倒头便睡,这时已是国内凌晨了,一种刚上完夜班的感觉。

  都是时差在作祟,睡到当地时间的凌晨时分,怎么也睡不着了,因为在国内下夜班再睡也睡不过中午,起来吧,外面黑漆漆的,收拾行李等天亮。天刚蒙蒙亮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欣赏异国早晨的风景。空气很清新,到处是草地,甚至还有松鼠跑来跑去,伦敦的早晨很凉,可能连10度都不到。别的同伴和我一样,也是睡不着,上海来的徐医生甚至还带了件羽绒棉袄,这时也派上了用场。到伦敦的第一顿早餐是曹主任煮的稀饭,大米也是从国内带来的,吃的是贵阳曹医生带的老干妈咸菜,真是有经验,感觉吃的很饱,因为飞机上吃的都是西餐,不太习惯,还是中餐和胃口。

  医院安排8点半开学典礼,我们大家约好不到8点就着正装在圣马克医院门口集合了,大家很兴奋,基本上除了曹主任都是第一次来到圣马克,中国人嘛,“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当然是在医院门前先来张标准照了。

  在来圣马克医院之前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功课,圣马克医院始建于1835年,当时Bartholomew 医院的Frederick Salmon建立了一所专门为穷人治疗肛瘘和肛门部其他疾病的一个门诊,以后随着影响力逐渐增加,成立了一个医院,由于是一个慈善性质的医院,因此当局曾经准备将圣马克医院与另外一个肛肠医院合并,圣马克医院为了不与之合并就成立了教育学院开展继续教育工作,从1942年教育学院成立以来就一直接受进修、继续教育和专科医生培训工作。诸多肛肠科的经典手术比如M-M痔疮切除手术,parks分型,所罗门肛瘘定律等都是这个医院诸多医生所发明和发展而来的,是一家和美国克里夫兰肛肠诊所齐名的教学医院。

  提前10分钟上医院三楼找圣马克医院Academic Institute的罗老师,在楼道里就看到满墙的照片,其中就有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包括Morgan、Parks、Goodshall等。肃然起敬,禁不住拍照留念。罗老师是中国天津人,老公是瑞士人,在圣马克工作已经5年了,人很好,很热情,全权负责本次学习班的一切安排。一个简单地开学仪式,每人一套资料,有每天具体的课程安排。因为圣马克医院是世界上最老牌的涵盖肛肠消化内外科的教学医院,接受来自世界各国的医生前来学习进修,所以课程安排很合理也很灵活。给我们讲课的都是世界知名的结直肠外科专家,幻灯很生动,怕我们听不懂都会放慢速度,有时会画出来或者用身体语言表达出来。幸亏有罗老师在,基本能听懂,要不真不知如何交流了。给我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Robin Philips 、Robin Kennedy和Sue Clark。Robin Philips从Nicolas退休后成为了医院的院长,是医院的元老,而且是在国际上影响最大的肛肠外科医生之一。主要研究方向是肛瘘的治疗。是一个开朗、外向、思想略带点守旧的英国学者,而且生活很有情趣,听说对各种红酒很有研究。Robin Kennedy是Academic Institute的主任,是国际上很有名的腹腔镜外科专家,很有绅士风度,具有很强的人格魅力。Sue Clark则是圣马克医院的最杰出的女外科医生之一,说话铿锵有力,听说是下一任院长的有力竞争者。讲课的各位老师都很重视这次讲座,精心准备,即使因为工作忙把自己课程错过了,也会挤时间把自己的课讲完还要讲好,办事很认真,可能这也是英国人的特点,绝不糊弄,值得我们学习。每天课程安排满满的,还有各个单位的参观,每到一处大家都很热情,英国人的笑容,谦逊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英国人很注意保护患者的隐私,所以我们是接触不到患者的,除非是手术室,患者麻醉后,我们可以去参观。手术室的设备不比国内先进许多,只不过井井有条,初一看不像手术室,倒像是旅馆一样。也不会像国内管的那么严,每个人认识与不认识的都会和你打招呼。终于理解出国留学后的人为什么不想回国,因为在国外确实生活得没有压力。因为没有人关心你结没结婚,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大家都是平等的。课程安排满满的,几乎是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4点结束,各科室的老师轮番来讲课,常常是上一个没讲完,下一个就已经来了。对于有些主任级的,真是坐不住。中午一般1小时左右的午餐时间。说是午餐其实很简单,就是1个汉堡加1杯可乐。英国的东西可真是贵,就这么简单的午餐就需要大概5磅左右,合人民币大约50元。幸亏呆的时间短,不然可真吃不起。而且味道让人难以接受,沙拉,黄油,说甜不甜,说咸不咸,闻着都不想吃。最后发现一种类似中国烤饼的东西还算有点咸味,这下终于逮着了,几乎天天中午吃这东西。还有牛奶倒是挺便宜,但那味道接受不了,我们还自嘲的说平时在国内总吃含各种添加剂的东西,突然不吃了还真适应不了。作为东道主,医院还安排我们去Harrow小镇的老伊顿餐厅吃了顿地道的英国三道式晚餐。Harrow小镇上有个Harrow中学,是全英国顶级的中学,据说前首相丘吉尔也是这所中学毕业的。Philips院长和各主要讲课老师悉数到场,怕语言沟通有问题还特意中间穿插坐着医院会讲中文的老师,想的真是周到。院长亲自为每位学员倒酒,这在国内很难想象,给每一位学员敬酒,晚餐很热闹,就是时间长,一道菜吃完了,半个小时下一道也上不来,很不适应,心想这样的餐厅在国内的话早就关门大吉了。

  到了周末,大家休息不用上课,当然不会错过难得的出国机会,大本钟,国会大厦,伦敦眼,泰晤士河,牛津,剑桥,温莎城堡等英国著名景点都去看了一下,感叹几百年的建筑依然很实用,有些甚至开着饭店,酒吧。一年一度的英国夏季商品打折季也当然是不能错过的,大家都买得盆满钵满。在国外吃顿中餐真的算是奢侈了,平均1个菜大约10磅,约合100元人民币,吃不起。所以大家抽出时间还搞了个周末聚餐,自己买菜做饭丰衣足食,别有一番情趣。

  来时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但转眼两周的学习就要结束了,虽然只有短暂的两周时间,但我们学员之间,全体学员与圣马克医院的各位老师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把从国内带来的小小纪念品给各位老师,老师都很高兴,并表示如果时间安排得开都愿意到中国来讲学。最后老师还请我们到泰晤士河边的OXO餐厅喝有名的英式下午茶。

  就要回国了,又来到了繁忙的希斯罗国际机场,静下心来回想两周来的见闻,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具体说学到了什么吧,还真说不出来,新的手术吧好像以前都见过!新的理论吧好像也没有很明显的创新!新的知识吧可能都知道一点!英文也好像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那学到了什么呢?应该是英国人做事的认真,对工作的执着,也许正是这种执着,认真是我们需要好好学习的,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吗,真的很期待再一次到圣马克医院学习。(作者:肛门病二病房医生 乔鲁冀)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版权所有:沈阳市肛肠医院  沈阳市胃肠肛门病医院  沈阳市中西医结合肛肠医院   医院主要职能:胃肠肛门病的诊治  
营商部门负责人和办公地点:院办  电话:024-31138866    
医院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北街9号   电话:024-31138848(工作日8:00-16:00),024-31138888(24小时)
院务公开投诉电话:024-31138888 024-31138856(24小时)
http://www.sygcyy.cn       辽ICP备1401432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沈阳